這幾天,我腦海一直浮現周星馳《大話西遊》裡一段經典對白,那是至尊寶為了救紫霞仙子,決定戴上金剛箍忘掉七情六慾變成孫悟空前的一番感悟:

「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的面前我沒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時候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能給我一個機會再來一次,我會對那女孩子說三個字:我愛你,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是否有點共鳴感覺呢?如果我把對白改一改,大家就心領神會……

「曾經有一份真正的自由擺在反對派面前他們沒珍惜,等到失去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能給反對派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他們會對中央說三個字:23條……」

那天,聽到港大法律學者張達明在香港電台大放厥詞:「中央已經沒了耐性,直接代香港立法,他們放棄23條,即是放棄基本法,等於一國一制了。」咦,原來你們想要23條?

真是雞與雞蛋的問題,反對派永遠是這樣輸打贏要沒邏輯。明明是你們反23條在先,你們不喜歡,那國家就改用國安法,現在你們又說強立國安法是不顧23條、放棄基本法,那到底你們是討厭國安法?還是想要23條?

舉個例,你家有老鼠洞,我給你一塊石頭塞著那洞,你說不要,於是我拿水泥幫你把洞封了,你回頭罵我:為什麼不用石頭封?

我又想起,《大話西遊》裡羅家英飾演嘮叨的唐三藏這句經典對白:
「悟空,你想要啊?你想要就講嘛,你唔出聲我點知你想要呢……」

23年了,張達明說「中央已沒了耐性」,吓?沒耐性不會等你23年,沒耐性不會讓你們罵足23年,沒耐性不會眼白白看著你們打爛她最珍視的東方明珠仍按兵不動。如果這是一段愛情,23年已等到人老珠黃,是死心的時候了。

張達明又說:「香港的刑事法判得好重,你看今日香港人做的事有哪些是香港法律阻止不了的?為什麼偏不會走一條本地立法的路,要中央直接頒布國安法?」

那我就問問這位港大法律學者:請問今日香港哪條法律可阻止李柱銘黎智英陳方安生郭榮鏗莫乃光黃之鋒去美國通番賣國?請問哪條法律可以禁止暴徒拿著別國國旗在我們的國土高喊「香港獨立」?請問哪條法律可以懲治那些把外國黑金漂白成眾籌捐款的暴動操控者?……

容忍有個限度,國家已給香港人23年機會,儘管你們不斷謊稱自由度愈來愈少,但我們看到的是你們破壞力愈來愈大。一個沒自由的人,可以放肆到這地步?

想想這23年來,到底是中央打壓你,還是你們不斷地壓逼中央?想想到底是河水犯了井水?還是井水一直在挑釁河水?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廣東人有句老話:敬酒唔飲飲罰酒,今次在反對派身上完全應驗。

時辰到了,萬眾期待的國安法即將降臨,這幾天,香港人真的忽然有種光復香港的感覺。